华能股票

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股票配资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我若要蓄意去掷蝴蝶,凭一粒难以准绳的粗沙,可能一百次一千次也掷不中这样距离的小目标,就算掷中的是它的翅膀,它也只伤不死,但造化弄人,蝴蝶却因它的美丽和我的好奇死了。未来未来是茫不可测的。 走的有些累了,鞋子有点不合脚已经将我的脚磨出了泡,这样走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医院。

2020-5-9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20-5-9
造化弄人七八年前的某一天我与一位爱思考的朋友在大屿山的田野间漫步谈论着宿命有无的问题走着走书来到了一道小桥上树的浓荫下溪水在桥底流过。
朋友的注意力被另一生物吸引了过去。
他叹道:“那只蝴蝶真美好!”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一只大蝴蝶悠然停泊在桥下溪流中突出水面少许的一块石头上可是因为双翼合起上来使我看不到它翅膀上美好的图案。
我道:“真是那样美好吗?”
朋友肯定地点头。
我好奇心大起在地上随意捡起一粒粗沙往桥下十多尺外的蝴蝶抛去。
粗沙在空中画过一道弧钱往蝴蝶落去在我们不能相信下粗沙竟掷中蝴蝶的头美好的蝴蝶惨然棹进水里随着水流一起一伏往下流冲去。
一时间我们哑日无言面面相嘘。
“给我钱。”我期待的看着舒莺以为她会说一些感谢地话可是冷舒莺一开口我就尴尬的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听不懂么?我说给我钱带别人去医院需要钱。”冷舒莺不耐烦的说道语气是无比的没有礼貌。
“我……要多少?”我的身上是真的没有多少钱不只是身上甚至是银行卡里也没有钱不过还是开口询问了冷舒莺需要多少。
“几万吧。”冷舒莺的视线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只是开口爆出了自我想要的数我的神色更加的尴尬。
“我没有……”我想解释可是被冷舒莺打断了。
“这点钱都没有你这个陆家的太太过得也不怎么样啊?呵。”冷舒莺扔下了这样的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我一个人。
我站在原地自嘲的笑了笑全然不顾身边的人异样的眼光对于我来说我唯一的宝贝妹妹没有事就是最大的万幸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差距我出来已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天色也逐渐变得黑了起来再不回去医生肯定会认为我跑了。
我慢慢的走向医院天逐渐的暗了下来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变得黑漆漆的我突然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可是哪又能如何呢?只能怪我自我的懦弱。
指弹吉他谱 http://www.jitaba.cn/geshou/duzouqu_248_1.html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炒股融资平台金巷子牛股群期货基础证券公司股弘业股份股票京海策略易配资开户恒泰证券